妹妹1314手机网

网站导航

囍的故事囍什么故事

2020-06-26 15:35:32  作者: 

  

你可听说了,bai京城高家嫁女,du新婚当夜出了事。”
临了zhi宵禁,街头巷子里的摊铺正在收拾,坐在摊dao座上的人们却意兴盎然,无尾的八卦就像狗尾巴草一样撩拨人心,人们听了由头便三两成对聚在一起,互相打探着消息……
一老妇坐在角落的桌上,见人们议论着高家的婚事,抬了一眼,随即低下头去,长叹出气。
周遭的人们听了,以为她知道什么内情,纷纷凑了过去。
“我虽知道的不具体,但是,那闹婚的二狗子确是我从小看到大的……”
新人大婚,张灯结彩。高家嫁女,红铺十里。
娶亲的是京城陈家,虽不是名门望族,但是书香门第,陈府的二公子今年刚中了举,与高家也算般配。
陈二公子早些年便心仪高家姑娘,只是尚未中举,所以一直按住未提。尽管如此,但各种心意高家想必早有知晓。
高家宠女,闺阁姑娘尚未点头,也装作不知。就这样一直到了今年。
“不久之前京都城闹灾,想必你们都知晓……”说到这儿,老妇再次长叹出气。
“二狗子与高家姑娘的缘分,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”
高家姑娘是个心善的人,不久之前京都城闹灾,她和京城的几家门户纷纷上街施粥,王玮旭和高家姑娘的缘分,便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
长街之上,各家的粥铺比邻而设,高家设在尾端,而王玮旭设的草席,就在高家粥铺的对面。
别人闹灾设粥铺,他设草席,高梦舒不由得有些好奇,在施粥时频频望向对面。
“二狗哥,人家都是粥铺米铺什么的,咱们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看啊。”
“朱门府邸施财,小门小户出力。我们虽然穷,但这样也算救济灾民了。管他人言语做什么?”王玮旭扶着灾民坐到席上,对身后同村的朋友说道。
高梦舒望着草席的方向,王玮旭的话音入耳,面纱下轻笑出来。
女子施粥多有不便,高家粥铺落在长街尾,即使带了二三家仆,遇到粗鲁的灾民也不济事。多亏粥铺对面是王玮旭设立的草席,见高家为难,频频相助,一来二去,就此结缘。
灾情之中,二次彼此有了许些了解。王玮旭即使生活在京都不远的村落里,但仍心系灾情,高家姑娘很是欣赏。灾情之后,几次相见,深了情愫。
然而,就如同大多话本子,高家父母察觉女儿与村落中人互生情愫,一时间难以接受。将其困在家里,禁了外出。而王玮旭不知,一次村落赶集,为见一面仍在高家附近等待,却遇到了巡防的高家仆人,将其堵在巷口。
“我们姑娘,绝不会嫁给一村落粗莽之人。”
“这是她亲口说的?”
“你断了念想吧。”
王玮旭那天横遭高府一众家仆羞辱,将自己关在家里大醉了两日。
“他一向是最为勤勉的,村落里的人从未看见过他如此消沉……”老妇说罢,双手握紧了桌上的汤碗。
“后来……”
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听到这儿的人们急切问道。
“小姐!”门被砰的一声打开,高梦舒的侍女匆忙跑了进来,惊醒了床上憔悴的身影。
高梦舒绝食以抗父母的阻挠,她落了执念,若郎君不弃,她不会辜负这段感情。
“小姐……”侍女啜泣着,递来一张粗糙的草纸。
“小姐,小姐。王公子投兵了!”
“什么?”
高梦舒从侍女手中抽来字条,只落三字:等着我。
“为什么……”泪水在床纱上晕染开来,高梦舒握紧了手中的字条,哭了起来。
那之后的十日,高梦舒都未踏出阁门一步。直到家中祖母传唤……
高家祖母体弱,已到了时间。不过是用高家连绵不断的补品吊着命。
高祖母望着床幔旁跪着的孙女,憔悴的面容可与油尽灯枯的她相比,格外心疼。
“舒儿,听话。咱不等他了……”
“战场何等凶险,兵役一过,你也成老姑娘了…听祖母的话,放下他吧。”
高梦舒不言一语,脸上平静无波,只是泪水不停的滚落下来。
“祖母希望,活着的时候,可以观你的嫁礼。”
不过五日,陈府与高家联姻的消息便传了出来,高梦舒允了与陈府的婚事,高家对外说为老祖上冲喜,一时间张灯结彩,分外热闹。
明日大婚,夜里高梦舒一袭红衣拖地,站在廊上,望着府中忙前忙后,心里空落,一时恍惚。
突然,听着外面翻起一阵马蹄声,随即是管家令封门的声音,高梦舒心下一慌,向声音处跑去。
“是王二狗?他私出兵营?那可是死罪啊!”听老妇讲到这儿,周围的人惊道。
老妇人听到惊讶声,眸中光亮退了三分。
高府门外,王玮旭下马,望着房梁上下一片裹红,笑出声来。
他突然想起了给高梦舒留的字条,那是他的一个承诺,待到他建功立业,必娶她为妻。
可望着眼前紧闭的大门,他一时语塞。
歌声起,是男子的清唱。门内,高梦舒听着王玮旭的离人愁,默默流泪。
正月十八,黄道吉日。
高粱抬,抬上红装。一尺一恨,匆匆裁,裁去良人。
“一拜天地”
“二拜高堂”
“夫妻对拜”
礼成,新娘在洞房,新郎堂上宴宾客。
高梦舒拂去头巾下的泪痕,不能让陈君庭看出她的悲切。
“你来作甚!”侍女喊道。
高梦舒心下一紧,她仿佛听见了王玮旭的声音。
他私出兵营,昨日还未归去?
“我收下,你速速离去吧。”侍女喝道,随即开门将物什放在了高梦舒眼前的桌上。
是她最爱吃的糖酥。
高梦舒不语,眸底却划过一丝颤动。
“姑娘,他说祝你夫妻眷顾,这是最后一次给你买糖酥了。”
“你先下去吧。”高梦舒屏退侍女,独自一人,红烛影下,品尝着这一盘糖酥。
惊慌声,嘈杂声。
最后一块糖酥还未吃完,只听声音起,高梦舒细听着,竟是兵营发现王玮旭私出兵营,来喜宴抓人,却被陈家众人阻挠,一时间刀戎相向,为首的兵郎竟要斩杀王玮旭。
高梦舒冲出房间,下意识挡在了王玮旭身前。
月光下,大红襦裙如飞舞的血花……
血色起,
她这次可是没能说得上话,她笑着哭来着。
她笑着哭来着。
老妇人说完故事,见众人散,从桌底拿出一只鞋。
这是那日,王玮旭拼了命也要见一面,匆忙落在村道上的。
老妇人慢慢站起,拄着拐,把鞋放在了村中一坟前,
正好,在墓碑前,凑成了一双。

m.mm1314.org标签:囍的故事,囍什么故事
m.mm1314.org热门评论 我也说两句
查看更多评论(0)
m.mm1314.org推荐阅读